完全跳过电脑和实体店新一代卖家靠手机销售

发布时间:2018-06-14 20:50:13

完全跳过电脑和实体店新一代卖家靠手机销售

  年代,亚马逊等电子商务网站向百货商店和购物中心宣战。如今,类似的转变正在发生:从桌面交易转向手持型基于应用程序的零售。

  网易科技讯6月11日消息,《西雅图时报》发布文章称,智能手机购物催生了新一代专注于应用端零售的卖家。随着社交媒体消费主义催生了越来越多生气勃勃的品牌,一些零售创业者正在跳过电脑和实体店,而是直接通过智能手机来展示和销售产品。

  阿妮萨·科洛菲(Anissa Kheloufi)年轻活跃,注意力容易不集中,风格随意,是日益壮大的Instagram上瘾一族的一份子。这名21岁的女孩在巴黎郊区圣欧恩(Saint Ouen)穿梭,不停地拍摄照片和视频。拍摄对象通常是她的朋友辛西娅·卡森蒂(Cynthia Karsenty),后者在镜头前打扮得漂漂亮亮的,穿着各式各样的时髦服装,从高腰短裤到细条纹套头衫,再到毛茸茸的大拖鞋。

  从表面上看,这是一场自我放纵——一种被过度编辑和过度分享的生活方式。但旁观者不知道的是,科洛菲正在通过一张一张地拍摄照片来建立一个服装帝国,这门生意每个月可为她带来接近4万美元的收入。

  她在社交媒体上的素材让源源不断的顾客光顾Belmiraz,那是她在厌倦了法学院之后创立的一家服装公司。她的公司还有一家网上商店,以及位于卡萨布兰卡和巴黎的精品店。然而,大多数时候,科洛菲的顾客都是用与她销售的方式一样的方式购买她的产品:通过应用程序。

  “我想我已经把手机缝在手上了,”科洛菲告诉彭博社,“我身边的爱人为此都烦透了。”

  狂热者们说,零售的未来不是电子商务,不是全渠道,不是快闪店,也不是基于地理定位的快闪销售。零售的未来在人们的手掌上。随着社交媒体消费主义催生了越来越多生气勃勃的品牌,这些零售创业者完全跳过电脑(更别提实体店了),而是只通过智能手机来展示和销售产品。

  这种现象正在加速发展。这种创业转变的两个主要原因是视频和Instagram(以及Instagram上的视频)。近年来,二者对消费者购物方式的影响越来越大,而且这种影响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。大型零售商们也变得越来越明智:越来越多的零售商被这两种媒介吸引走,不再像以往那样聚焦于桌面交易。

  早在2016年8月,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就开始允许用户通过其手机应用点击跳转到某个品牌的零售网站。它还增加了“Stories”这一Snapchat式的视频信息流功能。几个月后,Instagram让20家精选公司(其中包括J. Crew、梅西百货和Warby Parker)在Instagram上给产品打上标签,将人们导流到可让他们马上点击购买的商店链接。

  与肮脏的老式美食广场和破旧的西尔斯百货(Sears)不同,Instagram在产生“人流量”方面完全没有问题,毕竟每月有8亿活跃用户浏览它的门户平台。今年5月,该公司采取了合乎逻辑的下一步行动:悄悄启动一项功能让用户能够添加信用卡或借记卡。不久之后,Instagram上的用户可能将根本不需要离开这个平台去购物了。

  在像Belmiraz这样的公司,这些数字要高得多。科洛菲说,她公司90%的收入都是通过Instagram获得的,她在Instagram上有11.9万名粉丝。

  毫不奇怪的是,迎合像她这样有抱负的电商创业者的数字平台都在加紧针对iPhone上的使用调整自己的产品。科洛菲的Belmiraz在DIY平台Tictail出售她的产品,该平台最近进行了彻底的改变,让商家能够直接将产品发布到Instagram的Story上面。它还允许零售商添加文字“贴纸”和链接,让购物者更容易点击购买或者了解商品运费。据Tictail首席执行官卡尔·里韦拉(Carl Rivera)透露,推出一项允许卖家直接发布视频产品列表的功能的时候,公司很快发现,用户对这些产品的参与度几乎提高了四倍。

  在发现移动支付在18个月的时间里占交易总额的比例从40%跃升至70%以后,Tictail便开始向掌上零售转型。里韦拉认为,如果消费者如此迅速地转向智能手机,卖家很快就会跟随。他说,这种转变与移动技术如何让视觉技术主导互联网零售大有关系。

  “这实际上是主要输入方式的转变。”他表示,“如果你坐在电脑前,很容易就能输入文本,但很难输入照片和视频。而手机则恰恰相反。”

  Shopify为大约60万商家提供了数字商店,它也采取了类似的举措,在10月份推出了与Instagram深度整合的产品。Shopify一半的客户都在积极使用其专为商家开发的移动应用。据用户体验副总裁琳西·桑顿(Lynsey Thornton)说,在过去的一年里,进驻该购物网站的纯移动零售商增加了3倍。

  “他们不一定是四处奔走,他们只是想要灵活地做他们需要做的任何事情。”桑顿说,“是时间压力导致了很多像这样的问题:‘我怎么才能做得更快?’”

  米兰达·可儿(Miranda Kerr)也属于这种在iPhone售卖东西的企业家。这位澳大利亚模特说,在经营Kora Organics公司的时候,她很少开电脑——都是通过移动设备来处理社交网站上的帖子,进行电话会议,以及不停地通过手机跟踪订单情况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亚马逊等电子商务网站向百货商店和大型购物中心宣战。最近,代发货服务(卖家让第三方填写订单)开始变得越来越流行,这让数字颠覆者变得更加强大。想成为下一个菲尔·奈特(Phil Knight)或凯特·斯佩德(Kate Spade)的人不再需要为筹措资金和拉拢零售伙伴而四处奔忙——他们只需要热度和粉丝。随着掌上零售的兴起,一个几乎不受限制的商业空间正在打开:市场营销、运输和商品目录的成本几乎为零;唯一真正的开销是iPhone。

  这股浪潮正愈演愈烈。在Etsy的手工艺在线万人中,大约有一半人在使用该公司专门开发的卖家应用。与此同时,Intuit表示,在使用QuickBooks会计软件的近70万名创业者中,有一半人正在通过它的移动平台跟踪自己的收入和支出。

  “他们是非常注重体验的卖家,”Shopify的桑顿在谈到专注于iPhone平台的创业者时说,“他们非常重视品牌的建立。”

  如果没有智能手机,安妮塔·贝里沙(Anita Berisha)可能仍会全职从事市场营销或库存管理工作——她的珠宝制作爱好会仅仅停留在“小打小闹”的阶段。

  大约两年前,她创立了与其同名的品牌,开始发布一些产品——精致的颈链和弯曲成花朵形状的细线耳环。在得到了一些及时而主动的支持以后,贝里沙的关注者数量从几百人增加到了近3.2万人。现在,她每天要制作30件作品,每月的收入约为1万美元——这一切全都在她位于曼哈顿哈莱姆区的公寓里完成。

  “刚开始的时候,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通过手机完成的。”贝里沙说道,“我必须向我丈夫解释:‘我知道这看起来不像,但我确实是在工作!’”(乐邦)